克孜爾石窟探幽

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海外版  稿源時間: 2020-11-10

克孜爾石窟 來自網絡

守護石窟的鳩摩羅什雕像 李天保攝

  提起中國古代的石窟文化,人們印象最深的是以龍門石窟、莫高窟、雲岡石窟、麥積山石窟為代表的四大石窟。然而,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拜城縣境內,還有一座歷史悠久的石窟,開鑿年代比四大石窟還要早,它就是克孜爾石窟,和莫高窟一西一東,宛如鑲嵌在古代絲綢之路上的兩顆明珠。

  一

  端午節時,我帶着幾個學生,從庫車前往克孜爾石窟。駛出市區,我們一路向西,向拜城方向行進,極目望去,公路兩邊是茫茫的戈壁,一望無際而蒼涼遼闊。

  車子在寬闊而曲折的公路上疾馳,大約1個多小時,我們來到了克孜爾石窟大門前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大門中間一個長方形的條石,中間鐫刻“克孜爾石窟”五個大字,當地人介紹説,“克孜爾”在維吾爾語中是紅色的意思,因為這個石窟分佈在紅褐色的明屋塔格山腰,因此而得名。

  走近一看,大門是多元風格的,兩邊的石墩上有兩個伊斯蘭風格的水泥圓頂,前面擺放着兩個石獅子,獅體微微內傾,相互呼應。在中國人的文化生活中,石獅子常常被擺放在宮殿、寺廟、王陵等建築物前,具有鎮宅驅邪之意。

  我們進入大門徑直往前,左邊是新疆龜茲研究院,專門負責古龜茲石窟、壁畫的管理和科學研究。走到一個路口向左拐,一條筆直的馬路伸向遠處,兩邊都是高大的白楊樹,蒼翠而挺拔,像兩排哨兵一樣日夜守護着克孜爾石窟。這段路有些長,走了大約20多分鐘,遠遠看見一尊黑色的雕像聳立在一個圓形的小廣場中央,走近一看,原來是高僧鳩摩羅什的雕像。鳩摩羅什出生在龜茲,早慧博識,他曾在我的故鄉涼州弘法十七年。後來他到長安講經、著述,影響很大,與玄奘、不空、真諦被後人稱為中國佛教的四大譯經家。

  我們抬頭仰望,雕像並不是正面朝着我們,而是側坐在黑色的石墩上,左手柱撐着石墩,右腳放在石墩上,右手下臂用右膝支撐着,而右手自然彎曲下垂,左腿順着石墩下放。他頷首低眉,若有所思,顯示了佛家的睿智。

  繞過雕像,前方是兩段很陡的石階,我們拾級而上,土紅色的明屋塔格山赫然就在眼前,迎面大大小小的石窟,層層疊疊,綿延分佈在半山陡峭的懸崖上,連接各個洞窟的,則是曲折的人行棧道。站在上面遠眺,遠處是一片開闊的河谷區,中間綠樹蒼翠,花紅草綠,渭幹河水緩緩流淌,真是一個放鬆心靈、感受自我的好地方。

  二

  我們最先參觀的是谷西區的27號洞窟,這是公元5世紀開鑿的一箇中心柱窟。洞窟分為主室和通向後面的甬道,主室呈方形,能容納十幾個人在裏面做禮拜,北壁上有一個佛龕,兩邊的牆上也有很多個小佛龕,但龕內的塑像幾乎都不見了,龕外的壁畫也基本脱落了,只有在甬道最裏面的內側牆面,依稀可見殘存的“焚棺”“八王分舍利”等佛傳故事,主要描繪釋迦牟尼的生平事蹟。

  接着我們又參觀了32號洞窟,這也是一箇中心柱窟,分為主室和甬道,窟門對面的牆壁上有一個拱形大佛龕,龕內的塑像無存。佛龕兩側的甬道相通,主室牆壁上的壁畫殘損不堪,只有券頂繪製的菱格因緣故事保存較好。這些精美的菱格壁畫,是龜茲壁畫藝術的獨創,也是礦物色表現出來的“巖彩畫”,採用的顏料是天然的礦石原料,色澤鮮豔,經久不褪。

  然後我們參觀了8號洞窟,這個中心柱窟的主室和甬道保存完好,我們看到主室券頂繪有很多菱格本生故事。主室左側牆壁有一塊長方體的壁畫,四周有非常明顯的切割線條,當地人説,原本壁畫上面貼有箔金,被外國探險隊剝離帶走了,僅留下了殘損的壁畫,真是令人痛恨。

  之後,我們又進入 10號窟,這是一個僧方窟,是供僧人修行起居的場所,分為側甬道和主室。我們順着左甬道進入主室,左側是一個殘破的取暖壁爐,東部地面上有一個殘存的石炕,上面放着一個大相框,裏面有十張照片,其中有一張戴着眼鏡、打着紅領帶、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的照片格外引人注意,原來這就是韓樂然,他是第一個為克孜爾石窟編號的藝術家。左側斑駁的牆壁上,記載了他兩次考察克孜爾石窟的工作概況,並呼籲人們愛護保護石窟。

  看到這些,心裏油然而生一股敬佩之意,我想起了常書鴻、樊錦詩等一大批為中國石窟藝術獻身的守護神,正是由於他們的默默守護和無私奉獻,我們祖國的藝術瑰寶才獲得新生。

  我們最後參觀的是17號洞窟,這是開鑿於6世紀的一個洞窟,由於位置地處較高,窟內繪畫保存相對比較好,洞窟券頂繪有菱形本生故事壁畫。通過石窟的壁畫,我們也可瞭解到古代龜茲人的長相。從一些壁畫的供養人像看,古代龜茲人一般額頭寬大扁平,臉呈卵形,為什麼他們是這種相貌呢?這是因為古代龜茲有一種風俗,小孩生下來的時候,要用一個扁平的木條把孩子的額頭壓平。

  這種風俗有點像現在河西走廊農村中所流行的,在孩子出生下來幾個月裏,要讓孩子的頭枕硬質的鞋底或枕具,把孩子的後腦勺壓平,這樣孩子的臉頰張開,臉型顯得飽滿,這種臉型與“天庭飽滿”“地閣方圓”的面相吻合,寓含富貴吉祥之意,我想古代龜茲人的風俗可能也是這個道理吧。

  三

  我曾經去過敦煌莫高窟,但克孜爾石窟與莫高窟的內部結構不一樣。這幾座克孜爾石窟都有甬道和正室,甬道位於洞窟的兩側,可以從一側進去,從另一側出來,而莫高窟的洞窟進去就是一個大窟,裏面非常開闊,有很大的佛像和精美的壁畫。

  與莫高窟相比,這裏的石窟受到的破壞更加嚴重,尤其是近代以來,一些外國探險家和考古家接踵而來,盜取了很多精美的壁畫,竊取了很多有價值的文物,對克孜爾石窟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,留下了千古遺憾。

  我所看到的5個石窟,沒有一個是完整無損的,尤其是最先參觀的27號石窟,裏面空空如也,牆壁上有很多空的佛龕,沒有一尊完好的佛像和一幅完整的壁畫,令人痛惜不已!

  雖然克孜爾石窟與莫高窟一樣,都開鑿在半山的懸崖上,但莫高窟看上去是宏大的,而克孜爾石窟規模稍小,但歷經滄桑,年代更遠,更像是一個蒼老的老人,訴説着過去的故事。

  龜茲,這個古老而滄桑的地方,是古代絲綢之路上東西文明的一個交匯點,它以寬廣的胸懷,接納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文明,孕育了豐富多彩的龜茲文化,也成就了克孜爾石窟。

  我們走出洞窟,回眸遠眺,晨鐘暮鼓的聲音彷彿響起,時光好像又回到了一千多年前:明屋塔格山下,華蓋雲集,香霧繚繞,許多僧人著衣持缽,虔誠念正;眾多信徒奉香誦佛,祈求佛佑......真是莫大的盛況。

  我們坐上車離開克孜爾石窟,兩邊是茫茫的戈壁,戈壁上空陰雲滾滾,一會兒工夫就遮住了大半個天空,在石窟山頂佈下了一道陰影,緊接着,天下起了雨,夾雜着微風,前方的道路顯得有些迷茫,但忽然遠處出現了一道明亮的彩虹,像一座彩色的小橋,橫跨在天際中間,與明屋塔格山交相輝映。

責任編輯: 廖映月

評論

新疆旅遊攻略